每逢元宵节,数十万游客涌入南京夫子庙景区观灯。图为在新春期间,景区游人如织。 泱波 摄 每逢元宵节,数十万游客涌入南京夫子庙景区观灯。图为在新春期间,景区游人如织。 泱波 摄

  中新网南京2月19日电 (?#26053;?#24935;)又是一年元宵节,又是一年观灯日。在南京夫子庙,每逢元宵节数十万民众涌入景区,观赏秦淮灯彩欢庆团圆之际,一群灯会“守护者”一站就是33年。

  “当年被分配到灯会人流量较大的南京三山街路口执勤,没想到,这一站就是33年。”1985年底,从部队复员到南京交警三大队工作的朱如清,上班后接到的第一个大型安保任务,就在秦淮灯会。

  在三尺高的交警指挥岗台,朱如清没想到,一站就是33年。

 每逢元宵节,数十万游客涌入南京夫子庙景区观灯。图为在新春期间,景区游人如织。 泱波 摄 每逢元宵节,数十万游客涌入南京夫子庙景区观灯。图为在新春期间,景区游人如织。 泱波 摄

  ?#21543;鲜?#32426;80年代,多数人都是乘公?#36130;?#36710;或蹬自行车来看灯会。”朱如清说,交警全凭手持指挥棒站在马?#20998;?#38388;疏导,而要查看全景?#25151;?#24471;爬上几米高的岗亭。

  朱如清回忆,从大队步行到三山街执勤点巡逻,每天换岗六个来回。再远的路都只能靠双脚,一天下来,脚底板都是酸的。

  同样参加了33年秦淮灯会安保工作的南京交警三大?#29992;?#35686;阚玉明回忆道,“一天下来,右手连筷子都拿不动,一到食堂全部成了‘左撇子’。”

  58岁的三大?#29992;?#35686;李殿宁说,从秦淮灯亮的那一年起,他就再也没能跟家人过过一个完整的元宵佳节。

  灯会期间决不因私事请假,成为33年来三大?#29992;?#35686;们的默契。33年来,不少年轻小伙子站成“白发人”。

  从?#20013;?#20844;告到微信等电子化传播,从手拿指挥棒到智能红绿灯,从徒步巡逻执勤到开上警车……他们年年见证秦淮灯亮,却从未认真看过近在咫尺的彩灯。

  “明年,我终于可以踏实地欣赏一下灯会了。”守护灯会33年的三大?#29992;?#35686;张江宁9月退休,他最大的心愿就是陪家?#36865;?#25972;地过一个春节。(完)